《狱女妖娆》第37章

作品:狱女妖娆|作者:湖坨坨|分类:言情小说|更新:2022-11-22 03:41:43|字数:3239

第 37 章

A-

A+

陆东来只觉得心跳加快,血液迴圈加快,怎么是她?怎么是她!内心翻江倒海,表面却不动神色,微笑地问,「你还记得我吗?」

「哥,你见过朴儿?」陆西为皱眉。

「见过,不过不知道她就是毛小朴。」眼睛看着毛小朴,「真不记得我了?乐常老将军家的阳台上,找你讨食物的那个。」

毛小朴抬头看着他,一脸迷茫之色。

她不记得他了!才多久的事,竟然不记得他了!

陆东来压抑意识里强烈的郁闷,心上却传来钝钝的痛,像钝刀割肉一般,不尖锐,但磨人,生生地磨人。

陆西为将毛小朴牵到沙发上,拿起桌上的苹果用刀子削好,递到毛小朴的嘴边,「来,饿了没有,先吃个水果垫垫,等下让老杨给你做好吃的。」

毛小朴头一偏,「我要回去。」

陆西为脸色一变,跳起来,「你哪儿也不能去,就呆这里。」

「我要回去。」毛小朴直愣愣地重複那句话,眼睛看都不看陆西为。

陆西为怒了,苹果往桌上一放,抱住毛小朴的嘴唇就咬,毛小朴死命扑腾,她当然要回去,灰灰还在家等她呢。

「你把我吃干抹尽了,就想走人,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?」

陆西为个土匪,还能不能更无耻一点?

毛小朴急得口吃,「胡说,明明是你,是你......」

「是我怎么了?你说啊。」陆西为笑嘻嘻的。

哎,当流氓也是要资本的,想当年,陆西为夜读《厚黑学》,总结两条,脸皮要厚,心要黑,才能成为一方流氓大享,毛小朴少根筋,不存在脸皮厚与薄的问题,但心不黑。差了个条件,档次上差了千层万层,如何能在口头上斗得过陆西为这种毒物?

「你放开我,放开。」毛小朴抬起腿往陆西为身上踢,脚下没穿长裤,陆东来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,像一道妖魅的银弧,他拽回自己的视线,眼眸低垂,默默地转过身去。

「放开你也行,你就坐这儿,不要动,我去厨房让老杨做你喜欢吃的虎皮青椒,好不好?」

毛小朴没得选择了,走不了,挣不脱,最可恨的是这只流氓,把她的外衣浸湿了,让她穿他的衣服,还有她的宝贝眼镜,这混蛋,竟然将它摔掉了一只脚架,她想捡起来,他竟然直接将它丢进了垃圾桶。

嗯,被陆小爷恨上的东西基本上都没好下场。

陆小爷人品指数无下限,无耻指数无下限,这种下三滥的事做起来倍儿顺溜。

小爷兴沖沖地下楼去厨房为他的女人洗手做羹汤去了。

天下奇闻吧,想当初一只碗也洗不了的陆小爷会做菜?当然不会,他要亲自指挥和监督老杨做菜,特别是放多少辣椒的问题上,没人比他更清楚。

毛小朴巴巴地坐着,又不能回去,于是开始顺应眼前环境,拿起桌上的苹果,吭哧一声,咬了一口,又吭哧一声,咬了一口,陆东来靠着窗,看她巴砸巴砸吃得旁若无人,欢快无比,不由自主地舔舔嘴唇。

凡是看过毛小朴进食的,都会不自觉地被她的好食欲感染,有口干腹饑之感。陆东来不由蹲到桌子边,眼巴巴地看着她吃,慢慢拿起另一个苹果,剥皮,默默递了过去。

毛小朴确实饿了,一只苹果不管饱,将手中的苹果核往桌上的烟灰缸一放,不客气地接过,咬了一口,清脆地咀嚼。

陆东来蹲在她面前目不转睛地看,嘴角不由蕩起笑容。

毛敏儿进来看到的正是这一幕,毛小朴身穿男人的T恤,坐在沙发上吃苹果,前面蹲着陆东来,笑容温柔,眼睛宠溺,她跟他这么久,从来没在他眼睛里看到这种表情。

毛敏儿血液沸腾了,控制不住理智,一个箭步沖上去,「毛小朴,你怎么还在北京?」

毛小朴被毛敏儿突如其来的质问一怔,口里包着一口苹果,忘记了咀嚼。

陆东来温和地说:「不要怕,你吃完,吃完再说。」

毛小朴就真吃完了包着的一口,手中的苹果放桌上一放,抬手将嘴唇一擦,理直气壮地讲说,「那一百万我还你,不要了。」正愁不知道上哪找她还钱呢,送上门来了,正好,省得她老惦记。

陆东来眼眸一沉,没有作声。

「毛小朴,这事由不得你!」

毛敏儿气急败坏,她连钱都不要了,是不是勾上了陆东来?她就是沖她来的,要破坏她的好事,要抢走她的男朋友,而且,看这身打扮,两人肯定已上有了实质性的关係,想到这里,毛敏儿心里又痛又恨,她好几次想献身都没献出去,却没想到被这个傻货捷足先登了!

她上前拉住毛小朴的手,「你跟我出去,我们谈谈。」

「她不能跟你出去,如果你们想谈又怕有外人在场,」陆东来指指内面的房间,「你们去那儿谈,放心,没人偷听。」

要是他弟弟知道毛小朴的离开全是毛敏儿作的祟,不知道那小阎王会做出什么事来。他可是亲眼目睹了毛小朴不在期间陆西为的疯狂状态。

毛敏儿惊愕地看看陆东来,只见他面色平静,情绪不见露丝毫半点,她银牙一咬,拉着毛小朴往里面房间走,毛小朴胸一挺,头一仰,谈就谈,怕你不成?

哎呀,春风吹,战鼓擂,她是毛毛她怕过谁。

「毛小朴,你什么意思?」门一关,毛敏儿放下了端庄和优雅,露出毛小朴早已熟悉的尖酸嘴脸。

「我不离开北京,你的钱我还你。」毛小朴挺大气,交易不成立,各走各的路,互不相干。

「你以为你想要就要,你想还就还?毛小朴,马上给我离开!」

「你没有权利要求我。」毛小朴鼻子哼一声。

「别以为你爬上了陆东来的床我就没办法对付你,告诉你,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坐进监狱再也出不来!你不笨嘛,处心积滤想破坏我和东来的感情,可是你不知道,你只不过是他床上的玩物,我就要和他订婚了!你认为他会帮你对付我吗?识相的,马上滚出北京!」

「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」毛小朴脑子越听越糊涂,眼神越来越迷茫了,怎么扯到陆东来?陆东来跟她有毛关係?

又来了,又是这神态,这眼神,她永远只会用这招么?装傻是吧,我让你装!

毛敏儿眼睛里凶光一闪,抬起手给了毛小朴一巴掌,不解气,远远不解气,抓住她的头髮一转将她人往桌上推去,肚子正好撞到桌沿!

毛小朴一痛,永远慢一拍的神经清醒了,一个念头窜出,我要打回来,要打回来!当年斗牢霸的那股子劲激发了,身手也激发了,手一抬也抓住了毛敏儿的头髮,身子一动就想往墙上撞去,只听呯的一声,毛敏儿的头狠狠撞在墙上!

毛敏儿一声尖叫,魔音穿透整幢大楼。

毛小朴身子一晃,突然感觉肚子一阵疼痛,腿根处有什么流出来,但她不管不顾,盯着毛敏儿,身子站得笔直。

门被撞开,陆东来先进来,毛敏儿倒在墙边,眼泪汪汪,梨花带雨,我见尤怜,「东来,我痛。」声音脆弱得如一只拆翼的蝴蝶。

陆东来没看她,只一眼就看到了毛小朴流到小腿处的血,陆西为从后面一闪而出,抱住了毛小朴,「朴儿,朴儿,你怎么样,很痛吗?」

毛小朴直愣愣说,「我肚子痛。」

陆东来大喊,「西为,快送医院,她出事了!」

陆西为抱起毛小朴往车里沖,陆东来也往车里沖,一个抱人,一个开车。

一楼厨房里,老杨做了很多菜,都是毛小朴喜欢吃的辣味菜,有几样家里没有,是陆西为自己去菜市场买的,他这亲力亲为的异常举动吓倒了老杨,这太阳莫非从西边出来了?

二楼内室,毛敏儿一个人倒在墙边,抱着脑袋,上面有个大包,津痛津痛,却无一人理睬,那两兄弟,从进来到出去,没一人看她一眼。她的心沉到穀底,她想起自从她参加乐常的宴会后,她爸爸妈妈多高兴,多有面脸,多次督促她抓紧一些,先订个婚把好事订下来。

订婚?她来之前,觉得此事有商量的余地,陆东来虽然对她没有甜蜜到宠的地步,但他身边并没有其她女人出现,她是他的唯一。可现在,她只觉得这个订婚二字茫茫无期,她在陆东来眼睛里看到了爱,对像却不是她。

陆东来一路闯红灯,将车子开到了军总医院,陆西为抱着毛小朴沖下来,大喊大叫,「医生,医生,快,快点救人!」

陆东来早在车上就提前打了电话,这车子一到,就有担架接应,直接进了病房。

「她怀孕一个月了。」主治医生吴丽人检查完毛小朴的身子,对眼巴巴等着结果的两兄弟说。

陆东来和陆西为迅速地对视一眼,「现在孩子有没有危险?」

「有危险,随时都有流产的倾向,要好好养胎,若前三个月没出问题,后面就安全了。」

吴丽人离开,陆西为陷入癡呆,她有孩子了!他丢了她三个月多月,她的孩子就有一个月,她不是他一个人的了!

陆东来心情郁闷得很,拿出一根烟想抽,还是没抽,来回走了几步,停下,「你去看看她吧,我让老杨炖点鸡汤给她补补身.子。」

陆西为擦擦眼泪,走进去,毛小朴脸色苍白,已经睡着。